小骨网址导航

  • 常用
  • 百度
  • google
  • 站内搜索

时事新闻

不满20岁的湖南女孩,1个月网购退款624笔,被淘宝告了

  • 发布时间: 2019-12-6

淘宝买家周是20岁以下的湖南姐姐。去年,周用自己的身份信息注册了自己的淘宝账户,并开始疯狂下单。一个月内,他疯狂地下了633个订单。

与大多数网上购物用户不同,在收到商品后,她并没有急于拍摄买家的展示和评论,而是申请退款,而退款本身并没有退货…近日,被业界称为“专业食品”的买家被淘宝起诉,并胜诉。

法院命令周赔偿淘宝1元的经济损失和1万元的合理费用(诉讼费)。

20岁以下的湖南女孩在一个月内在网上购买了624张退款单,被淘宝起诉。
资料来源:视觉中国

这一案件被认为是淘宝第一个反对“专业食品”的案件。据《21世纪经济先驱报》报道,“专业食品”是一个改变了方法的专业索赔人。除淘宝外,国家相关部门最近也介入处理此类行为。

12月2日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新规定,明确规定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将不受理“不以购买、使用商品或接受生活消费服务为目的,或未能证明与被投诉人存在消费者权益争议”发起的投诉(即专业造假者的投诉)。

淘宝赢得对“专业食品”的诉讼
从去年6月7日到16日,周在淘宝上下了289个订单。当月申请了281笔退款,其中277笔成功。

品尝完糖果后,周又做了同样的事情。去年7月1日至5日的5天里,又疯狂下了344个订单,先后申请退款343次,其中成功退款335次,实际退款金额为18842.53元。

这样,相当于一个多月的时间,周已经下了633个订单,申请了624个“仅退款”,并成功退回了612个订单。

淘宝平台很快发现了里面的异常。例如,6月12日下的订单大部分是灯具和礼品,7月1日是大量童鞋,7月4日变成太阳镜和雨伞。这不是普通买家的行为。

20岁以下的湖南女孩在一个月内在网上购买了624张退款单,被淘宝起诉。
照片来源:摄影网络

去年12月,淘宝向杭州互联网法院起诉周小川,上诉法院要求被告赔偿淘宝1元的经济损失和1万元的合理费用(律师费)。

经审理,杭州互联网法院在其判决中明确界定了周某的异常消费行为,并裁定被告周某应赔偿淘宝1元的经济损失和1万元的合理费用(诉讼费)。

为什么周的退款“成功率”这么高?根据淘宝的规定,涉及假货的退款申请只能申请退款。如果假货的原因成立,被告不需要上传假证来退还货款。

据《21世纪经济先驱报》报道,判决显示,在随机选择的五个订单中,周小川的退款理由是一样的:“商家实际销售的品牌不是描述参数中填写的品牌。这种行为符合淘宝规则的品牌仿冒标准,也属于品牌描述的严重不符。我会向淘宝承租人投诉,要求他根据淘宝扣分提货!”即使在退款的理由中,即使是错误的词语也是一样的。

据数据分析,淘宝认为周欣在下单时明显输入了某种商品,然后根据搜索结果快速同时大量下单。

淘宝认为,平台上每天都会发生大量的交易纠纷。这些争议之所以能够在不涉及诉讼案件的情况下得到普遍解决,是因为卖方愿意在事实不明的情况下承担责任。被告利用了卖方承担责任的意愿。

除了虚假退货,周还要求卖家通过添加微信或电话支付500元至600元不等的赔偿金。他恶意退款,并被怀疑向卖家勒索非法利益。

中国新法规关闭“职业索赔”投诉门
事实上,网上和网下都有和周一样的“专业食物”。他们疯狂地在网上购物和外卖等网络平台上下单,但立即申请“仅退款”,并在收到后拒绝退货。然后他们强迫商人通过专业投诉和其他方式妥协。

2019年互联网法律大会发布的行业观察报告指出,“专业索赔”影响企业、平台、监管机构、司法部门等各方,破坏市场经营环境,侵犯消费者维护合法权益的司法执法资源。

今年9月,中国市场监管报举办的专业索赔研讨会透露,近年来,每年都有超过100万起以“造假”、“维权”为名的恶意“专业索赔”投诉。

据市场监管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称,由于对市场监管部门的处理结果不满,一名“专业索赔人”在深圳就同一问题共提起了13起行政复议和26起行政诉讼。最后,160多名执法和司法人员为他服务,耗时575天。在杭州,一年内“专业索赔人”提出了多达4280起专业投诉。

但在未来,“专业索赔人”通过恶意投诉获利的大门将会关闭。

12月2日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《市场监督管理投诉处理暂行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办法》),明确规定市场监督部门不受理“不以购买、使用商品或接受生活消费服务为目的,或者未能证明与被投诉人存在消费者权益纠纷”的投诉。这意味着以“假冒”名义进行恶意投诉的“专业索赔”将受到监管。本办法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。

他说:「这项规例不但符合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对消费者的定义,亦禁止所谓专业索偿者为牟利而提出投诉。它还可以减轻监管机构的负担。”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常宝认为,这是《办法》的亮点之一。

不过,邱常宝也表示,“我们不仅要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,还要为不以生活需要为目标的专业索赔者关闭盈利渠道。同时,我们应该打开奖励和举报的大门,鼓励公众通过举报获得相应的奖励。”